5分彩官方欢迎您的到來!

              gate

              第一金融網歡迎您!
              當前位置:gate >人物訪談 > 正文內容

              朱昂:美債收益率破3% 將終結美股牛市?

              今年4月,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4年來首度突破3%關口;而進入5月之后,國債收益率繼續走高,截至5月15日,最高上升至3.095%,而這次已經是刷新了2011年8月以來的新高。

              一般來說,股票的估值是和無風險收益率對應的,一旦無風險收益率抬頭,就會壓制股票的估值。更重要的是,美國國債收益率此前經歷了約30年不斷向下的過程,已經到了幾乎跌無可跌的地步。而美股走勢卻相反,本輪已經走出了歷史上第二長的大牛市。

              從這一層意義上講,近期美債收益率破3%,有可能是一次歷史性的大拐點。那么,美股的“音樂”是否會就此停止呢?

              從過去30多年以來的長期走勢看,美國國債收益率經歷了一個不斷下降的過程。巴菲特曾經在一次接受采訪回答自己投資成功最大的“秘訣”是什么,他的答案是“運氣”,但實際上真實的意思是——自己投資的后半生持續伴隨著美聯儲的不斷放水,也就是說,資本市場上貨幣越來越寬松。

              巴菲特所說的這個運氣不僅僅成就了他本人,還成就了“債券之王”比爾.格羅斯,以及幾乎唯一能和巴菲特齊名的對沖基金大鱷喬治.索羅斯。正是因為貨幣的持續寬松,造成美國國債收益率不斷向下,才為這些投資大師們的成功提供了最充足的動力。

              但在新的美聯儲主席上任以后,美國國債收益率的走勢出現了面臨拐點的跡象。

              我們知道,對股票的估值不應該靜態去看,而是要動態去對比。這就好比單單看一個房子賣100萬元是貴還是便宜,其實沒什么太大的意義——因為必須要看這個房子的售價和居民的收入水平,并且還要同其他商品作對比,才能體現出房價到底是貴還是便宜。

              股市也是同樣的道理。目前標普500的估值在16.3倍(注:以美股市場4月底的估值計算),對應3.03%的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整個國債收益率相比過去幾年出現了比較大的上升,也意味著美股估值會被進一步壓縮。

              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幾乎等同于無風險收益率,無風險收益率越高,投資者投資股票的動力就越弱。比如2011年時,A股的信托還是類似于剛性兌付的,市場無風險收益率差不多有10%,導致當年A股最終大小盤通殺,出現一次不折不扣的熊市。

              我們回到美股,目前的估值對比2007年10月上一次高點的15.7倍有所上升,不過當時10年期國債收益率有4.7%?,F在雖然比當時低,但趨勢很差,因為無風險收益率是處在一個逐漸提高的過程。

              無論是每一次熊牛轉換還是牛熊轉換,都必定伴隨著波動率的抬升。比如A股2014年底大牛市出現之前,市場波動率很低,之后大幅提升后,逐漸進入牛市。而牛市見頂前也是波動率開始提升,場內的“籌碼”變得松動。

              2017年是一次難得的全球低波動牛市,進入2018年以后,股市的波動率明顯抬頭,這有可能意味著市場的見頂。實際上,每一次十年期國債收益率的上行,都帶來一次美股市場較大的調整。包括1981年9月的熊市,1987年10月單日暴跌,2000年1月的網絡股泡沫見頂,2007年6月開始的金融?;?。

              正如前面所提到的那樣,進入2018年全球股市波動率明顯提升,但高波動其實才是股市的常態,去年的低波動牛市其實非常少見。

              這幾年學到一個新的英文單詞:goldilockseconomy(金發經濟,指經濟不算過冷、但也不過熱的溫和增長狀態),這很好地解釋了2017年低波動牛市的根源。簡單來說就是不錯的經濟增長,加上較低的通脹水平。

              過去幾年間,大家總是在開年對全球經濟的預期過高,然后開始不斷向下微調。但是在2017年這個趨勢出現了逆轉。分析師紛紛把全球經濟增速從年初的3.5%逐步上調,逐漸提高到了3.8%,連IMF也在2010年之后第一次出現對全球經濟增速的上調。

              在這一過程中,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得到了有效遏制,新興市場經濟開始拐頭向上,然后又推動了發達國家經濟體?;懵屎蛻唐芳鄹竦牟蝗范ㄐ砸倉鸞ハ?。相反,倒是全球的通脹水平不斷低于預期。雖然央行開始收緊流動性,但整體經濟處在一個溫和向上的過程,沒有任何經濟上的黑天鵝出現。通脹方面,發達國家經濟體通脹一直保持在2%的目標位之下。

              但是進入2018年,消失的通脹憂慮重新開始出現。由于美國失業率水平下降到了過去50年的平均水平之下,收入開始了增長。同時,全球民粹主義不斷抬頭,特朗普不斷揮舞的貿易?;ぶ饕宕蟀艟褪敲髦?。今年以來全球貿易爭端的陰云不斷抬頭,過去美國的低通脹完全受益于全球化分工,比如來自中國等國的廉價勞動力和勞動效率,如同一塊海綿稀釋了美國的通脹水平。

              一旦美國開始反全球化,必然會帶來通脹水平的抬頭,進而對股市產生負面影響。

              從經濟復蘇周期看,此輪美國已經經歷了連續105個月的經濟擴張周期,是歷史上第三長。從美股的牛市周期看,此輪牛市已經經歷了108個月,是歷史上第二長,其長度僅次于上世紀90年代那次持續113個月的歷史第一長牛市。

              用“均值回歸”的思維看,美股牛市平均持續時間為54個月。我們不知道牛市什么時候結束,但是其風險已經越來越大,性價比開始惡化。目前持續108個月的牛市時間,已經超過了歷史上平均水平1倍之多。

              當然,沒有任何一次牛市是因為漲了太多,持續時間太長而結束,而是有一些基本面的因素。但這些基本面因素也會反映出“均值回歸”。生命周期自有其自然規律,這就如同一年四季一樣,盛夏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寒冬也不可能永恒。美國國債收益率上行帶來對股票估值的壓制,通脹上行帶來波動率上行,民粹主義帶來反全球化以及不確定性。在美股一季度財報的高峰后,盈利增速也可能環比出現下滑。

              由此來看,美股的冬天可能即將到來。

              今年4月,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4年來首度突破3%關口;而進入5月之后,國債收益率繼續走高,截至5月15日,最高上升至3.095%,而這次已經是刷新了2011年8月以來的新高。

              一般來說,股票的估值是和無風險收益率對應的,一旦無風險收益率抬頭,就會壓制股票的估值。更重要的是,美國國債收益率此前經歷了約30年不斷向下的過程,已經到了幾乎跌無可跌的地步。而美股走勢卻相反,本輪已經走出了歷史上第二長的大牛市。

              從這一層意義上講,近期美債收益率破3%,有可能是一次歷史性的大拐點。那么,美股的“音樂”是否會就此停止呢?

              從過去30多年以來的長期走勢看,美國國債收益率經歷了一個不斷下降的過程。巴菲特曾經在一次接受采訪回答自己投資成功最大的“秘訣”是什么,他的答案是“運氣”,但實際上真實的意思是——自己投資的后半生持續伴隨著美聯儲的不斷放水,也就是說,資本市場上貨幣越來越寬松。

              巴菲特所說的這個運氣不僅僅成就了他本人,還成就了“債券之王”比爾.格羅斯,以及幾乎唯一能和巴菲特齊名的對沖基金大鱷喬治.索羅斯。正是因為貨幣的持續寬松,造成美國國債收益率不斷向下,才為這些投資大師們的成功提供了最充足的動力。

              但在新的美聯儲主席上任以后,美國國債收益率的走勢出現了面臨拐點的跡象。

              我們知道,對股票的估值不應該靜態去看,而是要動態去對比。這就好比單單看一個房子賣100萬元是貴還是便宜,其實沒什么太大的意義——因為必須要看這個房子的售價和居民的收入水平,并且還要同其他商品作對比,才能體現出房價到底是貴還是便宜。

              股市也是同樣的道理。目前標普500的估值在16.3倍(注:以美股市場4月底的估值計算),對應3.03%的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整個國債收益率相比過去幾年出現了比較大的上升,也意味著美股估值會被進一步壓縮。

              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幾乎等同于無風險收益率,無風險收益率越高,投資者投資股票的動力就越弱。比如2011年時,A股的信托還是類似于剛性兌付的,市場無風險收益率差不多有10%,導致當年A股最終大小盤通殺,出現一次不折不扣的熊市。

              我們回到美股,目前的估值對比2007年10月上一次高點的15.7倍有所上升,不過當時10年期國債收益率有4.7%?,F在雖然比當時低,但趨勢很差,因為無風險收益率是處在一個逐漸提高的過程。

              無論是每一次熊牛轉換還是牛熊轉換,都必定伴隨著波動率的抬升。比如A股2014年底大牛市出現之前,市場波動率很低,之后大幅提升后,逐漸進入牛市。而牛市見頂前也是波動率開始提升,場內的“籌碼”變得松動。

              2017年是一次難得的全球低波動牛市,進入2018年以后,股市的波動率明顯抬頭,這有可能意味著市場的見頂。實際上,每一次十年期國債收益率的上行,都帶來一次美股市場較大的調整。包括1981年9月的熊市,1987年10月單日暴跌,2000年1月的網絡股泡沫見頂,2007年6月開始的金融?;?。

              正如前面所提到的那樣,進入2018年全球股市波動率明顯提升,但高波動其實才是股市的常態,去年的低波動牛市其實非常少見。

              這幾年學到一個新的英文單詞:goldilockseconomy(金發經濟,指經濟不算過冷、但也不過熱的溫和增長狀態),這很好地解釋了2017年低波動牛市的根源。簡單來說就是不錯的經濟增長,加上較低的通脹水平。

              過去幾年間,大家總是在開年對全球經濟的預期過高,然后開始不斷向下微調。但是在2017年這個趨勢出現了逆轉。分析師紛紛把全球經濟增速從年初的3.5%逐步上調,逐漸提高到了3.8%,連IMF也在2010年之后第一次出現對全球經濟增速的上調。

              在這一過程中,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得到了有效遏制,新興市場經濟開始拐頭向上,然后又推動了發達國家經濟體?;懵屎蛻唐芳鄹竦牟蝗范ㄐ砸倉鸞ハ?。相反,倒是全球的通脹水平不斷低于預期。雖然央行開始收緊流動性,但整體經濟處在一個溫和向上的過程,沒有任何經濟上的黑天鵝出現。通脹方面,發達國家經濟體通脹一直保持在2%的目標位之下。

              但是進入2018年,消失的通脹憂慮重新開始出現。由于美國失業率水平下降到了過去50年的平均水平之下,收入開始了增長。同時,全球民粹主義不斷抬頭,特朗普不斷揮舞的貿易?;ぶ饕宕蟀艟褪敲髦?。今年以來全球貿易爭端的陰云不斷抬頭,過去美國的低通脹完全受益于全球化分工,比如來自中國等國的廉價勞動力和勞動效率,如同一塊海綿稀釋了美國的通脹水平。

              一旦美國開始反全球化,必然會帶來通脹水平的抬頭,進而對股市產生負面影響。

              從經濟復蘇周期看,此輪美國已經經歷了連續105個月的經濟擴張周期,是歷史上第三長。從美股的牛市周期看,此輪牛市已經經歷了108個月,是歷史上第二長,其長度僅次于上世紀90年代那次持續113個月的歷史第一長牛市。

              用“均值回歸”的思維看,美股牛市平均持續時間為54個月。我們不知道牛市什么時候結束,但是其風險已經越來越大,性價比開始惡化。目前持續108個月的牛市時間,已經超過了歷史上平均水平1倍之多。

              當然,沒有任何一次牛市是因為漲了太多,持續時間太長而結束,而是有一些基本面的因素。但這些基本面因素也會反映出“均值回歸”。生命周期自有其自然規律,這就如同一年四季一樣,盛夏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寒冬也不可能永恒。美國國債收益率上行帶來對股票估值的壓制,通脹上行帶來波動率上行,民粹主義帶來反全球化以及不確定性。在美股一季度財報的高峰后,盈利增速也可能環比出現下滑。

              由此來看,美股的冬天可能即將到來。


              百度|中國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北京紀檢監察網|gate注冊 | gate平臺 | www.baidu.com-百度百科|

              健康遊戲忠告:抵制不良遊戲拒絕盜版遊戲注意自我保護謹防受騙上當適度遊戲益腦沉迷遊戲傷身合理安排時間享受健康生活

              備案號:皖B2-2334451本站www.561426.site所有

              5分彩官方 全天腾讯3分彩计划 588彩票开奖 江苏快三走势计划 词全天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