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彩官方欢迎您的到來!

              okex

              第一金融網歡迎您!
              當前位置:okex >人物訪談 > 正文內容

              馬麗:“我并沒有定義我自己”


              提起演員馬麗,除了她那張“活色生香”的面孔外,可能很多人腦海里會迅速閃過她那豪爽的笑聲——“哇哈哈,哇哈哈哈”,那笑聲和她的外貌很不“相稱”。借著她主演的電視劇《逆流而上的你》在湖南衛視的播出,揚子晚報記者有機會面對面采訪了馬麗。這次采訪打破了記者對馬麗的舊有印象,這個銀幕熒屏上豁得出去、沒有性別包袱的“女漢子”,有著家喻戶曉的“強大”,但生活中她活得也跟我們很多女孩子一樣,時不時地有點小不自信,有點小苦惱,這個東北妞兒既有細膩溫柔的時候,也有生氣罵渣男的時刻,她是一個普通的女生,但她的不凡處是——屢敗屢戰,勇敢愛。

              揚子晚報/揚眼記者張漪

              三年后回歸熒屏帶來人生啟發——

              “今年我打算生寶寶!”

              《逆流而上的你》是馬麗三年后回歸小熒屏的作品,她直呼此次飾演劉艾這個職場優秀女性,給了她很大的啟發。“劉艾年過三十之后面臨著關于家庭的回歸,是生寶寶還是說在職場上繼續打拼。我也是到了這樣的一個年紀階段,在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你該怎么去選擇?我希望能夠通過我的塑造和扮演,能夠幫助一些其他的女生,能夠解決她們心里的疑慮。因為我就處在很糾結的階段,現在屬于我的事業上升期,然后如果放棄這個去生孩子的話,會不會像姚晨她們之前談過的那樣,回家生孩子幾年后再回來發現,沒有人再找你演女一號了,沒有人再去讓你演三十歲之前的這種女生了。市場對女演員是很殘忍的。男生要是老了,會說你大叔,很有魅力,很有安全感。女的你有一根皺紋,就會有人說你‘這個老女人’,你要是發胖一點,就有人說‘你怎么那么壯!你怎么那么厚呀’”。

              電視劇中,劉艾經過反反復復地、猶猶豫豫地試探,最終決定回歸家庭生孩子,生活中馬麗也計劃著做同樣的選擇。“通過這個戲,我很堅定——我今年打算要寶寶,我要當媽,不再猶豫。孩子給你帶來的快樂、家庭的幸福,是用金錢、用事業彌補不了的。你覺得時機到了,就大膽去做。但是我覺得事業是不能丟棄的,不管男人女人,得有自己的事業。我們的事業不需要多么紅火、多么偉大,但是我們得有自己的世界,這個世界就是你得有‘自我’。你不能封閉在這個房間里,圍著鍋臺、圍著孩子轉,那樣你會變成井底之蛙。所以,生完寶寶之后,還是要回歸一些所謂的事業上的事情”。

              感情上曾一味付出卻飽受傷害——

              “我是屢敗屢戰,但我相信愛”

              東北女孩馬麗,事業成功、名氣響當當,但本質上她是一個很傳統的小女人,并非她在舞臺上展現的那類風風火火、奔放彪悍的“大女人”。像所有平凡的女孩子那樣,馬麗說,她之前是想三十歲就把自己嫁出去。過了三十之后,她感覺自己會孤獨終老的,“我從來沒有想過我三十六歲的時候結了婚,我那個時候已經放棄婚姻了。”

              在遇到現在的愛人之前的若干年里,馬麗的情感焦慮很濃的,她毫不掩飾地說,“我之前遇到的都是渣男!”自稱在情感方面跟馬冬梅(《夏洛特煩惱》女主角)一模一樣的馬麗,是個可以為愛的人去死的類型。“我可以像媽媽一樣,不管你比我大、比我小,我都一定會照顧你,是付出最多的那個人,但往往你付出最多你就容易受傷害。”馬麗周圍的男性對她的性情也很了解,大家都說她對人掏心掏肺的。馬麗說,“對,我對待朋友,對待愛人,都是這種真誠,就是毫無保留。”事過境遷,她也對自己在處理男女情感的問題上有過反思,“我是屬于那種比較極致的,就是情感上應該是要有度的,你不能真的一味地付出,活得沒有自我,我以前就沒有自我,所以會傷害到體無完膚的那種。”

              這是在舞臺上那個女漢子馬麗?聽到記者這么驚訝,她也是有點不好意思地承認,“我是經歷過幾段感情之后,悟到的吧。所以我覺得不能真的像之前那樣,傻傻地去付出,也要講究一個平衡,情感上的平衡,這個所謂平衡不是我要保留,而是要把握好一個度。你要讓自己不要受傷害。”記者:“所以,你是受了幾次傷害?”馬麗:“三次!我是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其實我是相信有真愛的。當我遇到了之后,我就覺得人是要有信念的,不管是情感上,還是事業上,你堅信你就要付出去努力,然后就算受到傷害也不怕!”

              和老公許文赫相差十歲無話不談——

              “在他那里我找到了馬麗是誰”

              馬麗的老公許文赫,同是開心麻花的演員,比她小十歲。聊到許文赫,馬麗的臉上都是柔光,“我跟你講,這是我自己的經驗。感情真的跟年齡沒有關系的。剛認識他的時候,我被年齡嚇到了,這么小。等到兩個人鼓足勇氣決定在一起之后,你會忽略掉年齡這個問題。兩個人在一起性格、思想、境界,包括你們的追求,哪怕是生活習慣,這個是最重要的。”

              馬麗夫婦是因為2017年演話劇認識的,“彼此當時就相互很有好感,演完之后沒事發微信,就覺得挺想念對方。”后來兩人決定約會,“我們最開始像賭博一樣,想試試看”。沒想到,剛半個月他們就被卓偉老師給拍了。“其實這個事也是挺感謝他的,我們不敢見光那個時候,怕被說不好的時候,就被拍了。一發出來,你不想承認都不行了,全世界都知道了。”壓力來的同時,馬麗說,這也是動力,“我們倆就大大方方地承認,我們不管,就好好地愛,那又能怎樣呢?我媽當時也來關心我,她是怕我受到傷害,我就說我活著,就應該勇敢去愛。”

              這次棋逢對手,2018年4月他們結婚了,至今感情如初,“我在他身上我才找到了,所謂馬麗是誰,是個女人,是個女生,就是我體內所有關于女性該有的這種溫柔,我的善良的那一部分呈現出來的時候,我會得到回饋。就在別人身上你會覺得你做完了之后,好像就是你應該的。在他身上他感恩,而且他在為我做很多事情。哪怕一米八五的個子在外面幫我系鞋帶,我第一次都傻了,因為東北男人會有大男子主義的。這個舉動我就很感動,他很細心。包括說我喜歡吃什么,他就學著做,不是做得有多好,但他心在我這。那會兒他們就說你看,看他能裝多久,一天兩天,我們現在都三年多了,這種東西不是能夠演出來的。”

              他們在一起無話不談,“我們像朋友,有時像兄弟,有時又像父女,有時又像母子,很百變,你不會覺得枯燥,有聊不完的話。”滿意珍惜當下的同時,馬麗也對未來小心翼翼地期許著,“不管是婚姻還是情感,你不敢保證它是天長地久的。我小時候父母離異,我爸爸先重組家庭,我8歲后媽媽跟我現在的繼父在一起。我是一個不太計劃明天要做什么事情的人,我就珍惜現在,活在當下這句話,我真覺得蠻好的。我們現在好就好。”

              曾經是開心麻花的“千場女王”——

              ”我的根在話劇上,想演話劇”

              感情上是個“小女人”,但舞臺上馬麗可是地道的“大女主”。她在沈陽念了五年藝校后,考到中戲學表演,“在專業上我是有自信的,在班上表現永遠是最好的。我是有表演天賦的人,這是老師說的。但我沒有想過我會成為現在大家都認識和喜歡的電影女主角,又上春晚。”

              中戲畢業后,馬麗沒有做過明星夢,她只是抱著一個簡單、踏實做事的心態加入了開心麻花的話劇演出,“那時我在小劇場每天演,365天我能有360天都在劇場過。”演了幾年,高強度工作以及壓力太大導致她脫發、斑禿。“那樣在北京熬成了‘千場女王’,我就很開心,我在演話劇,我覺得很幸福,我掙那幾百塊錢,也覺得很滿足。后來有部影視選擇了我,去了還有謠言,說我跟誰怎么著了,我聽了很傷心,又說我長得難看,很多不好聽的話。我拍完那個戲之后,我就發誓不拍戲了。我受不了這種詆毀。”

              聊到這里,記者向馬麗發出了一個“靈魂追問”,“你那個笑聲,是怎么來的?”馬麗一聽笑起來,“這個笑聲是我設計的。演小劇場喜劇開始,我要演女漢子的形象,但是,其實我外表是個青衣的型,讓我演女漢子,咱這外表不夠‘漢’,于是我就想著從聲音上找。舞臺劇觀眾看不清你的臉,最多是臺詞跟你的肢體語言,所以,只能把你的形態放大,把你的聲音變得有特色。長年累月這樣地去塑造不同的女漢子,就摸索到了這樣的一個狀態。”

              “開心麻花”話劇漸漸出名后,有人看了馬麗的話劇,認可了她的表演,她才開始涉足影視圈,“我不靠關系,我覺得這種不適合我。上春晚也是哈文導演看了我的話劇,她欽點我跟沈騰演的。感謝哈導。所以我的根就在話劇上,我現在也很想演話劇。”

              如今,作為一個好演員,馬麗在各領域揮灑自如,片約不斷,但人們提及她最多的是用“喜劇演員”來定位她,馬麗說,“現在我出去或回老家,人也說那笑星、那諧星,起初我很不喜歡,我覺得我是個女孩,我也愛美,你說我諧啥意思,你說我歪呀。說我笑星,我也可以演正劇,只是我演正劇的時候你不認識我,是喜劇讓你認識了我。笑星不代表不好。我并沒有定義我自己,別人可以隨便怎么定義我,我覺得無所謂。”

              快問快答

              Z=揚子晚報記者張漪

              M=馬麗

              Z你希望演一些什么樣的作品?

              M我倒不太希望刻意地去做什么,話劇還是挺希望能有,但是我希望能夠有質量的作品,還有是希望拍出真正好作品,看了后不光是笑,要反思。

              Z不參加真人秀的原因是?

              M我覺得藝人、演員、明星,這是三個不同類型,我永遠就是演員,演員是需要有神秘感的,這個所謂神秘感就是,你不能過多地去曝光你自己,這是我堅持的。

              Z經歷過以前的那些不順的時光后,有什么感悟?

              M我覺得經歷很重要,自己的感受沒那么重要,經歷過后的那個你,才是最重要的。我就說現在再去塑造角色,包括聊天,像做采訪,我覺得可以比以前深刻了,就是有感受了。

              Z如今的馬麗,事業風生水起,婚姻幸福,你覺得自己算是個精彩或者成功的女性嗎?

              M我覺得我可以算是精彩的,成功我不敢說,因為我沒有任何的目的性,也沒有野心。在事業上,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擁有現在的一切。

              Z是不是也覺得自己曾經是一個灰姑娘過?

              M我一直都是,我一直都覺得是!


              百度|中國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北京紀檢監察網|okex注冊 | okex平臺 | www.baidu.com-百度百科|

              健康遊戲忠告:抵制不良遊戲拒絕盜版遊戲注意自我保護謹防受騙上當適度遊戲益腦沉迷遊戲傷身合理安排時間享受健康生活

              備案號:皖B2-2334451本站www.561426.site所有

              5分彩官方 全天腾讯3分彩计划 588彩票开奖 江苏快三走势计划 词全天人工计划